休憩 最新 生活

每个槟城人心里 都有一摊炒粿条

欧宗敏

槟城暹路炒粿条摊贩,近来生意火红(主要是社交媒体传播迅速),路过时常常看到顾客排队购买,煞是奇观。最近又获得“全球50大街头美食”第14名,顾客队伍更长了。我不曾品尝这摊炒粿条,不过知道他在该处营业多年。根据朋友说法,他的炒粿条味道可口,属于“好吃”等级。当然,列入“好吃”等级的炒粿条,在槟城并不少,这摊炒粿条时来运转,爆红了。

炒粿条是槟城人引以为荣的小食(其实其他小食也是),槟城人对它有要求,因此岛上的炒粿条平均水平蛮高,通常能开档营业的,其味道不大可能平淡、无味或者难吃,不过处于重点旅游区的可能除外(这也是生活或者旅游常识呵)。

1970年代我家附近一所中学前面的行人道,暮色降临时就摇身一变成为小食街,摊档与桌椅摆满长长行人道。那个年代是煤油灯和原子灯交替的时代,那摊炒粿条是使用煤油灯做照明,昏黄灯光下,粿条在铁锅里翻炒,铲子撞击声响亮,油烟袅袅上升,炉火火势正猛,老板拿起扇子再大力多扇几下,火花四处溅射,展现炒粿条的特殊视觉魅力,正是我对炒粿条的最初印象(视觉和味觉兼具),也是几十年来沙龙摄影师最喜爱的摄影灵感和主题之一。

1990年代我经常光顾一摊炒粿条,老板的炒粿条卖相好,琥珀色泽,不像一些几乎深棕色,味道与口感俱佳。我光顾的时间通常是下午(当作下午茶),午餐时间已过,距离收市尚早,老板心情不烦不躁,炒出来的美味粿条大概是好心情的延伸吧。多年后在巴刹巧遇他和妻子售卖鸡蛋,我问他为何不卖炒粿条?他有点惊讶地回答说年纪大了,一个人忙不过来,买鸡蛋比较轻松。我说你的炒粿条好吃可惜没机会吃了,他听后微笑得有点腼腆,他的太太在身旁满脸笑容。

多年前有次在雪州和朋友一起吃炒粿条(通常我都吃板面,那一次应该是最后一次),炒粿条上桌时附送一小碟辣椒酱,炒粿条呈棕黑色,有鱼丸和鱼饼切片。友人用筷子沾点辣椒酱,再搅拌粿条,低下头吃得津津有味,没有看见我的不可置信表情。炒粿条离开了槟城,会融入当地口味,这是无可厚非,只是槟城人吃了,难免感叹一番。

每个槟城人心里都有一摊炒粿条,所以不去暹路排队凑热闹是可以理解的,只是难为他的老顾客,他们可能要开始寻觅另一摊炒粿条了。

原载于南洋商报《庇能风情》专栏,2017-04-07

水彩:梅志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