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歌

往泥土里找诗

Taka Chang

多久没有赤脚感受脚下踏着的泥土了… 城市里多数的路都铺上平硬黑灰柏油,和大地的接触总隔着鞋子底一片防震人造塑胶的距离。我们的手因为卫生考量总是洗的干干净净的,吸尘机确保居住的地方远离尘埃。人们忙碌的和大自然切割关系,忘了泥土的芳香味道,忘了泥土的绵密松软。

城市里的诗总少了一些空气里的清新潮湿,言语文字无意间透露的焦虑与暴力,显示我们逐渐脱离自然有机的无力感。

涵凯的陶土雕塑作品,是泥土透过人心的想望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心灵干渴的城市。今天不同样貌表情的人兽作品在展前暂时寄居在我的工作室,可以慢慢静静的观赏是很奢侈的享受。

他说:“那些头形是我和女朋友家人的孩子玩乐手摸着他们的头时手的记忆,里面记录有距离,线条和温度”。

我没有问他作品要表达什么,因为作品自己会独立诠释,通过细腻的表情,嘴角的或上扬或下垂,眼神,仿兽耳朵的直塑或柔贴都表现出作者当下的心情,不是去选择,是心里引导著手感受著泥土,慢慢释放形塑某一段记忆,思想,诗章,苦涩,甜蜜等。

涵凯的求学过程与工作内容经历累积了心里的丰盛和无数创作技术上有的自信,从作品里可以看见手感和立体感,到线条的不假思索,和绘画语言的掌握,让作品的呈现不拘泥於一般的陶制作品。

喜欢这样的表达我想他本性如此,如陶一般。作品在高温下完成救赎仍然易碎但独一无二,表情坚毅里有温柔,沈静里有内容。

一个好的作品必须诚恳,不媚俗,忠于自己,追求永恒性。

还有作品里有许多在创作时兴起的玩心,增添个性的笔触色彩,肌肤纹理的随性又谨慎的处理和实验性兼及,像彩妆又像异装。生命里的长河起伏著不同的角色扮演,在泥土里找最精彩的线条流放和本质回归。

转载自 Blogcove。更多图片,到:
https://blogcove.com/往泥土裡找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