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善用网络 传播文教

2016年底,我把公司并购给竞争对手后,便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网站。之前的几年,我经常长途飞行,用在机舱和候机室内的时间很长,便开始读很多书。选书从英文逐渐转到中文,也从功能性的管理行销,进化到“虚度时光”的文史书类。接着,陆续写了一些小品、散文和小说。我把作品定时上载到网站,并设立脸书专页,尝试接触在自己温层以外的人。起初,以为若能得上千读者,就算不错了。

脸书专页上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新马的中年读者,对作品颇有感觉,给予大量的赞和分享。于是,我用多年累积的网络行销经验,在脸书上付费速推。一年后,粉丝人数逼近2万,帖文覆盖率高达数万,有几篇更超越10万。比起在报章上发表,这个平台触及的读者似乎更多,且可通过留言直接取得回馈。《祖母4.03言》因此进入董教总课程编辑的视野,被选入独中课本。

如今,这个平台的覆盖率与影响力,已约略等同一份中小型报章。我举办活动,靠它来吸引参与者。最近出版《人间歌语》一书,我在粉丝页上推广以及采用网购,无需依赖发行商和书局。如果操作得宜,网络传播是可以实现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双重效应的。

我的两位老友 — 南方大学学院的祝家华院长,马大中文系的潘碧华主任 — 所领导的机构,都面临类似挑战:他们的传播对象,是很少接触报章和电视的年轻人。此时此地,单靠传统媒体,已无法有效的传达讯息。于是,他们各自组建了以年轻职员为主的网络团队,并播出预算,由我从旁协助整合网络策略。

我在新加坡,马大在吉隆坡,我们的采取的联系方式很网络,亦免费:视频会议加手机群组。几个月下来,马大中文系的网络品牌特质逐渐成型,官网焕然一新,谷歌搜索质量提升,内容拿捏也开始到位。几篇年轻讲师的专访,让这个老牌中文系散发活泼的朝气。伴之而来的,是其脸书专页人数的大幅度增长。专页上的读者互动,让团队渐渐看到,华社缺乏来自国立大学的资讯,如高津贴学费及报读要求等等,因此错失许多进入国立大学深造的机会。中文系可填补这个讯息上的缺失,为社会带来正能量。

柔南南院的规模更大,学生团体更为可观。我这两个月在南院讲授网络行销,接触到许多学生和教职员,他们敲打节令鼓、扯铃、打球、办马华文学馆、欣赏艺术 …. 。这些高素质内容,好人好事,应当善用网络广传,不要把疆域放任给低俗哗众的网红去糟蹋!

时代变迁,正是洗牌的时候。我们可以掌握的事,其实还是很多的。

马大中文系课程回顾:数码时代文创产业传播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