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 读者投函

挥春

纪忠孝

从小到大都经常看到先父磨墨汁,并且用大小不一的毛笔书写画神符咒。有时还帮他老人家在砚台上用墨块很有耐心地均匀磨墨,因此习惯了墨汁与毛笔的味道。家里的客厅很小,朝夕面对这些文房之宝,十分亲近。看先父聚精会神地画符或抄经,让小学的我印象深刻。原来写书法得专一端坐,手心若握蛋一般悬笔。潜移默化之下,自小学开始九宮格中楷。虽然先父不曾教我如何正确写好书法,但他的身教让我受益良多。不过,除了应付功课,每天还得帮忙家里的小贩生意,也没什么多余的时间练字。

小学专心临帖,年长后喜爱读帖,也欣赏诗词及了解其背后之歷史。每到一处,尤其在中国和大马的华人餐厅门口,看到气度恢宏的对联,以及掛在牆上不知名的上佳作品,每每拍下来細读想像书写者如何写成,变成习惯性收集各地餐厅酒店学校旅游区里的书法艺术作品,连碑帖都不放过(一笑)。

现在家中掛着的三幅书法作品,别具深刻意义,因为它是我与内人在台湾留学时,不幸遇上食物中毒的其中一位救命恩人所写。这位恩人是一位擅写书法,为人谦虚和蔼的大学文员,曾为蒋总统书写工作。我们大命不死,亲切的老文员以三幅飘逸俊朗又充满书卷气息的书法作品相贈,甚至还写上了我们的名字,令人感激涕澪!

至今,我仍然维持着为家里一年写一次春联的年俗传统,虽只写得马马虎虎,但总算是保住了一丁点写书法的机缘。毕竟,在街上买来的量产春联,其意义与成就感就逊色许多了。

在此,写了”春光”兩字向大家恭敬拜年, 祝愿各位吉祥如意, 春光滿面 !


本篇文字与书法由纪忠孝提供
左下角摄影取自 Morley Hewitt @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