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曲 诗和歌

谢幕

凤飞飞 《掌声响起》

赖国芳

多年后,歌者昂然站在舞台,衣冠闪耀,万众屏息以待。

第一句歌词是“孤独”。掌声如雷响起,她心中有无限感概。青春不再,情怀已改,她所欣慰的,是“你的爱将与我同在”。

凤飞飞,1953年出生于台湾桃园。15岁在一个歌唱比赛中夺冠后,便离开乡村老家,到台北登台驻唱。经过多年演艺圈浮沉,尝尽世态炎凉,于70年代开创其漫长而辉煌的歌手生涯。一次偶然机遇,她戴着一顶鸭舌帽上台,得到异常的反响,从此有了“帽子歌后”的称号。

凤飞飞27岁时嫁给香港富商。两年后儿子出世,她随夫定居香港,淡出歌坛。2003年,传言丈夫生意走下坡,凤飞飞重新拾起麦克风。2009年,丈夫因肺癌猝逝。两年多后,凤飞飞本身也诊断出肺癌末期。2012年1月1日,她的病情开始惡化,1月3日在香港逝世,享年60岁。家属遵照她的遗愿,不打扰外界过农历新年,直到年后才将死讯曝光。

盛年时的凤飞飞,美艳不可方物。第一段视频录制时,凤飞飞刚过50岁。第二段视频在数年后,她已届初老,雍容淡雅,光阴磨洗后留下隽永的美丽。两段视频皆见她热泪盈眶。当她站在舞台上,前面一片漆黑,坐满许多面目模糊的人,她还有什么期待?

人生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渴求陌生人的喝采。这类需求的外在表现包括炫富。炫富传达一个软弱的自我形象:因为在人前无法立足,所以必须躲在名牌堆砌的安全墙后。人要面子的方式千奇百怪。一次,我和太太在散步时,碰见一个遛狗的人,任随狗儿在草地上拉屎。我们多看了一眼,一言不发走开。他从后叫住我们,很严厉地问:你们看什么?我们没理他。这真是一个可怜人。他对一个陌生人的目光如此在意。

临死时,人记取的,是爱过的人,以及爱过自己的人。是非成败,身外之物,此时已无关紧要。人们不再谈理想执着,也不提神佛上帝,只想挽住曾经感受和付出的爱。他们伸出干瘪的十指,仿佛要抓住隐形的影像,以孱弱的声音,呼唤配偶、家人、朋友、和师长的名字。

这些挚爱的人,深深影响我们的生命。他们的赞扬、怜惜、鄙视,对我们非常重要。有些人一生期望得到接纳,求不得而转化成怨恨与绝望。或在宗教中找到慰藉,也只是将渴求赞赏的对象转移到上帝神佛,尚未摆脱他方肯定的需求。我们先得接受自己,对自己怜悯,爱自己,方能顶天立地,脱离以被支配换取接纳的关系。

到了谢幕的时候,最响亮的掌声,乃从自己的内心响起。

经过无数奋斗,多次失败,歌者站在人生的最后舞台。她想起当初的第一声喝彩,不禁潸然泪下。往事如烟,她的心已坦然。她嘱咐:我离去的消息待年后再发。又说:没来得及唱的歌,下辈子再唱给你们听。

她唱完了这辈子的人生一曲,惊天一鞠,柔薄的身躯,便凭空辟出一道巨人的身影。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风飞飞(绘图:朱明富


资讯:
《掌声响起》词:郑国江/陈桂芬。曲:陈进兴。

2016年1月11日 马来西亚 星洲日报 《人生一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