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 精选 读者投函

西澳的天空

投函:欧芙伶

四月下旬,白天23度,晚上10度,我带着90岁的老妈妈,在西澳自驾游。

一切始于某一天的念头。妈妈的眼睛前年患上黄斑病,虽然动了手术,效果并不显着。

这一天我和女儿、妈妈一起闲聊,女儿问:“阿婆,您想去那里玩?“ 妈妈从年轻就很活跃,怀哥哥时还偷偷去跳茶舞。和父亲离异后,生活变得份外坎坷,但是还保留对生活的一些小确幸,在艰苦的日子里会逃离去跳个舞。小时候,常看到家里的生活真的过不下去了,但是久久一次,妈妈会带着哥和我坐在槟榔律的tip-top的西餐厅吃一客冰淇淋或者偶尔会发现在凉凉的大理石的桌子上有两片三角型的芝士,装在一个白磁碟上,印象中那芝士入口即化。那香味至今还记得。

妈妈为生活为情感吃尽苦头,但是对生活中的小确幸一直都很喜欢,比如旅行,走街,喝咖啡,看人。那天,她听了我女儿问她想去那里,说:“我还能出去吗?” 眼神是盼望的。

为什么不能?女儿说。

妈妈在60岁时,觉得自己过不了。在她18岁时,曾有算命师说她到60岁就会离开人间。所以从年轻开始,妈妈就觉得自己不会太长命。

妈妈60岁时,我去英国就把她带过去,因为她相信过了海就会转运。妈妈在英国住了几年,去了法国两次,期间也动了一个子宫移除手术。60岁的劫数的之说也在岁月中慢慢的淡化。

她80岁时,她又告诉我算命的曾说如果可以过60岁,那么80岁就“天罗地网”,再也逃不了。我看着母亲,一辈子活在宿命中,一位大叔在她18岁中的说的话原来影响了妈妈一辈子。这是多么无奈的事情。

妈妈80岁那年,我带她“过海”,这次去台湾,在寺庙挂单,并到台湾其他寺庙参访礼佛。我不知道妈妈可以活多久,但是至少给妈妈种下一些未来学佛的种子。

妈妈今年90岁了,依然还是年轻时候一样,喜欢到处去,我和女儿无论多忙,每天必然会带她“街街”,有时候我说只是去附近小店买东西,一会就回来,她也会说,我要去,我要坐在车上吹风!我想起我们小时候,那个贫穷的年代,不容易坐上车子,亲戚的车子从车库开出来,所有的小孩子都会挤上去,小小的车子挤满了笑得非常开心的孩子,车窗打开,凉风吹进来,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吹风。这时的妈妈就好像小孩子一样,可以坐上车子就会开心。

妈妈虽然很老了,喜欢去玩的心情还是一样的。

知道妈妈的意愿之后,女儿负责上网找资料,反复研究路线,定好车子和民宿。行程尽量锁定在柏斯三百公里内,每天开车的时间限定在一到两个小时。出发前,找了很多旅游保险都不接受,因为妈妈年纪太大了。后来终于有一家接受。虽然一切都安排妥当,心中还是有挂碍,妈妈吸烟五十年,肺部比其他人弱,曾经三次肺炎入院救回来,也曾感染流感隔离。

四月下旬的西澳,白天和晚上的温差很多。抵达柏斯那晚,温度只有9度,寒冷的空气,让我有点担心。我向佛菩萨祈求,希望妈妈平安健康,也保佑天下的妈妈在80,90岁的高龄也能健康的“出走”。

其实从三月决定要带妈妈“出走”到四月下旬启程,我都在“担心”的状态中,期间她还因为咳嗽看了两次医生,到出发前两个星期,才痊愈。而且近三年来,妈妈常有幻觉,常看到有的没的。

直到人已经在机上,心才稍微定下来。在机上读经,希望这一路上无论怎样,妈妈要平安健康。我也感谢女儿在很多个夜里,把一部又一部的地藏经读完回向给我妈妈。

在西澳8天,妈妈都很健康,虽然晚上的温度在我们预料中,但是因为有风,温度要低一点。

旅途中,妈妈像个小孩,我们以为她会对袋鼠雀跃,结果她却对公园里的乌鸦特别的兴趣,西澳的乌鸦叫声好像小孩子,而且叫了一会,声音会忽然拉长好像“显掉”(懒洋洋),非常有趣。我们就在树下聆听,还把妈妈学乌鸦叫的声音录起来。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异国的天空下安静的听一只乌鸦叫,实在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在码头的餐厅,我们以为妈妈会喜欢那里的著名的薯条和排,结果她对那里超大只的海鸥特别兴趣。我们一边用餐,一边注意站在阳伞上站着寻找食物的海鸥。结果我们离开一下,海鸥就飞到餐桌上,原来海鸥不怕老人的。我们都笑了。

路上的壮阔的夕阳和广大的草原,把我们的影子拉长了。落日中,轮椅上的妈妈,看着转红的枫叶,担心的说,公园好像没有人了,快上车。我们告诉她这里的治安非常好,不要担心。记得我们住在bridgetown一间一百二十年老屋,满屋子都是随手排放的小饰物和古董,晚上门户也没有上上锁。负责人说:不要担心,非常安全,几十年来也没有小偷进来,可见道德已经成为本能。

旅途中有些许“小惊魂”,包括在这间百年老屋,在网上定这间民宿的时候,因为屋子只有几间房间,一下就满了。那天负责人告诉我们最好下午五点就住进,结果用google map,我们需要穿越一座森林才能抵达,结果迟了半小时,民宿其实在大路附近的林中,只是google以为它的地理位置在山的另外一头,而走了远路。

负责的人在我们抵达后,拿着一瓶牛奶在前面领路,带我们穿过一条布满落叶的小陉,脚上是索索的落叶声,四周份外安静。到一所大屋前,她说:“这里了,今晚整间房子就你们三人,好好享受温暖时光。” 我们吓了一跳,网上定的时候,是满座的。这好像是电影才会有的情节!

她把牛奶放进厨房,转到屋子后院取了两块木头,放在厨房炉火上,打开炉子,放进一块木头,火星飞溅:“今晚你可以用这个木取暖!”

九度的气候,且在林中,气温会更低一点,她告诉我们可以自由使用厨房的任何东西后,就把门带上,下班了。我们把屋子的所有可以开的灯都开亮了,但是客厅和厨房都是非常古老的暗,灯光都是昏黄的,第一次感觉可以不要这样浪漫吗。打开客厅的音乐,传来有点恐怖的音乐。迅速关掉。若无其事换上带去旅行的CD,那是郭晶丽的《珍惜拥有时》,熟悉的音乐稍微赶走一些不安。

隔天早上,孩子和我说,有注意到走廊的墙上都是百年的老照片吗,她晚上看了几张长廊上的照片,心里毛毛的。我说没事,心里问题,不要挂碍。

不过这晚上的经历很特别,也很难忘,历代主人都非常了不起,把这些古老的物品都留下来,那些摆设确实是非常的特色,随便拿起一个小茶碟都会欣赏很久。

还有这里的芬多精是一级的,晚上打开院子的门,清新到要滴出露水。在想,露水是不是这样“生产”出来的….

带妈妈自驾游,朋友说很感动,其实我最感动的是这路上的种种助缘,包括无需排队,直接通关,因为妈妈坐轮椅有特别的优待,甚至还因为我们的座位在中间,机场人员自动帮我们升等,在这里感受到种种对老人的尊重。

一路上很多助缘….  感恩所有的人以及旅行路上的陌生人….  虽一段人生路,也让我眼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