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乎你

投函:纪忠孝

有一天早晨,我起了床呆坐在一旁,半梦半醒之际,突然老伴趋前俯身于左侧,轻轻地在我耳边吹起气来,凉嗖嗖痒滋滋的,内心好温暖感动哦,还听到老伴说:“我在呼你!” 奇怪今天她怎么这般肉麻啊!

陡然间脑子转了过来,好啊!原来是在作弄我呢。后来细问一下,果然又是一个爱玩的小儿阿达得自顽皮同学的小玩笑。

于是,第二天早上叫阿达起床上学时,趁他手软软无力反抗时,兴起了仔细检视比对他和我的手指的形状与纹路的念头,结果父子俩的还真是像里!叹服上天造人所赋予的遗传基因。其指头偏尖,手指之间没有缝隙,白且更加细长,难怪弹起钢琴以及打起篮球能那么轻松,手掌又大还很厚实,不知是否偏爱吃肉的关系。

这个曾患脑发炎而昏迷,命途多舛的孩子,不只是我们一家最担心最在乎的一分子,亦是家里的“宠物”,让大伙可以抱抱捏捏疼疼的活宝。

吴若权说过,“在乎”是一种该设下停损点的情绪反应,你最深最好的在乎,请留给最值得的那个人。除了这层意义,为了不负一场家人的因缘聚散,我更要延伸去学习对我最在乎的人放手,知道那是比登天还难的事,但它却是一堂人生必修课啊!明白儿子他将来应该也会有走到一个人的时候,想到此处,眼睛一红,心头一热,于是也在熟睡中的阿达耳边,充满爱心地“呼……”了一下,顿时见他卷缩成一个久违了的可爱窝心的大婴儿。老爸我啊,此时此刻还是非常在乎你的。


文字/图中图: 纪忠孝
原文出处:星洲日报副刊 / 2017年10月20日
背景摄影:Alex Hockett @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