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曲 精选 诗和歌

与子偕老

林忆莲 《至少还有你》

赖国芳

以前,小镇的人们办婚礼,结婚日一定要到照相馆一趟。当时还不流行婚纱照配套,一对新人在当天才穿上笔挺的西装和华美的婚纱,腼腆地被一群人簇拥到相馆。婚礼的日程紧凑,这个环节却不能马虎,总得折腾一阵子,摆许多姿势,把新郎新娘弄得满头大汗。照片在数天后才冲洗出来,分赠亲友。若照得好看,老板会选一张挂在店里,与其它满月照、毕业照、全家福,一起成为小镇人生的展示。

半个世纪后,那张黑白结婚照便是夫妻爱情的见证。新娘的端庄与高雅,新郎的青涩与朝气,咔嚓一声留在纸上。照片上有题字,最常出现的是“白头偕老”。人们用这句成语来祝福新人,却不知道它有一个悲凉的出处。

与子偕老的原文出自《诗经》的《击鼓篇》: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诗描述兵士久戍不得回家的心情。战鼓隆隆,别人留在国内筑城墙,我却必须奔向南方,跟随将军孙子仲,去调停陈和宋的战事。我长期不得回家,心中愁苦,忧心忡忡。安营扎寨有了暂时的居所,马儿却跑到哪儿去了?原来在树林里徘徊。

接下来,就是荡气迴肠的誓言: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 无论生死离合,我与你立下约定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白头到老

唉!我与你久别,再难相会!相隔遥远,我要如何实现诺言!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其所涉及的地域,主要是北方的黄河流域,作者多不可考。与其并列的《楚辞》,则出自南方的长江流域,以屈原和宋玉为代表。《楚辞》浪漫神秘,辞藻华丽;《诗经》凝练精粹,溫柔敦厚。本诗写到誓言、叹息,已经是含蓄的极致了。

《击鼓篇》叙述一位出征在外的男子对心上人的思念。假如他用现代的语言,也许会如《至少还有你》里这么说:直到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我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你掌心的痣,我还记得在那里。

且听林忆莲的诠释:

更泥土的,还有江蕙的“家后”。她用温柔来叮咛:总得看透人情世事,才知道幸福是吵吵闹闹。

多年后,相馆里的回忆已泛黄,光阴碾过,留下几道参差不齐的裂纹,如老板的额头。


资讯:
《至少还有你》词:林夕。曲:陈匡荣。
《家后》词:郑进一,陈维祥。曲:郑进一。

2016年1月14日 马来西亚 星洲日报 《人生一曲》系列

林忆莲(绘图:朱明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