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果园养牛记

【马华文学馆推荐作品】水生 — 养了几年牛,对牛有深一层的认识;对牛的智慧,更佩服得无体投地。果园中种牧草,四周围有刺的铁线当篱笆,每两条铁线相距十英寸,这已很有效地阻止牛只跑进去。只有一只例外,我每天到果园,都看到它在草坪内吃牧草。有一天,我拿了张安乐椅,悠闲地躺在榴裢树荫下,等看这只天才牛怎样钻进草坪去。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今天,我遇见十七岁的自己

张美莉 — 那时,我有一本可以上锁的日记本。我常在学习之余,偷偷看他,偷偷纪录少女情怀。那一本爬满了爱慕之情的日记。他和她在一起后,我一一重温了日记里的心情,再将日记,全数撕毁。来不及写满的少女情怀啊。剩下半本空白的页面,让妈妈拿去当电话记录簿。

Read more
学习 最新

儿子的功课

陈玉莲 — 七岁儿子君亦的第一只宠物 —— 打架鱼小靛死了。他泪眼汪汪地饮泣。我把他抱在怀里,跟他说:“妈咪知道你很伤心,你要哭就哭。” “哇…… 我刚才看他还好好的…… 一下子阿姐就讲他死了。” 再次遇见“来不及说再见的痛”,我的心还是揪着的,在心中已结痂的伤口,慢慢地又裂开了,丝丝的血缓缓地流出来。

Read more
休憩 最新 游记

旧地故人

阿简 — 风尘仆仆的十四个小时,前一晚自新德里傍晚五点发车, 巴士总算到站。走到巴士后方,握着铁梯爬上车顶。解开绑着的脚车传给在下方等候的检票员。整辆脚车好像从战场回来。 六月初夏,旅游重镇玛娜里公交巴士站熙攘依旧。

Read more
互动 最新 通告

回乡是为何

这一两年,我在大马的城镇遇见不少回流的年轻人。他们在吉隆坡或新加坡等大城市打拼一段日子后,收拾行囊回到家乡,开起民宿、文青咖啡馆、小文创生意,收集资料和史料做深度导览。他们的收入大幅度减少,却似乎心甘情愿。为的是什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