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永平

赖国芳

开车北上吉隆坡,永平就在大道边上,每每飞驰而过。三十多年前,曾到此探访一名比我更文艺的文艺青年。今天一转念,驾驶盘一偏,就驶进来了。

首先注意到的是一间庙宇的路牌。绕进去,有68尺济公像,两排18罗汉护卫。葫芦水溢入浅井,可掬水洗澡或洗车牌。心想:负责人大概没上过什么行销课程,手段倒是不凡呢。告示牌阐述庙宇的缘起:主人病痛缠身,请神,济公上身,在家中设壇,然后置庙地,十数年发展至今天的规模。小庙中置有太师椅,想是起乩时用。正在庙外观望,有人说:进去看呀。他走到一对大葫芦旁,说:来摸,从头摸到尾,好运。我拗不过,随便摸了几下,问:每天都起乩吗?他说:每周数次,昨晚刚跳过。我问:你就是那庙祝?他摇头,指向外面切水果的中年男人:是他。

正说着,一辆游览车开到,人们如马铃薯般滚下车来。那人高声招呼:来摸葫芦!来摸葫芦!两个,从头摸到尾,好运临身,广传四方。我问:常有旅行车来?他指着墙上的牌匾说:这里是旅游胜地,部长也来过。又进来一架大巴,人流熙熙攘攘,流淌到各个角落,烧香拜佛,选购土产吉物。

我离开,把车开到市中,恰好停在巴刹前。走进去,肉的腥味扑鼻而至。外围有猪肉摊,生意特好。我见那光头老板甚有趣味,就是一副猪肉佬的样子,忍不住掏出手机瞄准。他的同伴问我:拍照吗?我以为要挨骂了,他却问:上载youtube?我连说:是!是!猪肉佬哈哈大笑。

我到处溜达,走过多个福州鱼圆面档。咖啡店里有围坐闲聊的人。我常在大马的小城小镇看到类似场景。人们的衣着谈吐,常令我陷入沉思:若不是当年那一连串决定,今天我或许也是其中一员,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然而,何处才是桃花源呢?

一转身,发现角落有一架老甲虫车,铁锈斑澜,轮胎出奇的黑,却瘪了气,哪儿都去不了了。


2017年12月2日 南洋商报《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