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评论

恐惧和盼望

赖国芳

在新国大电脑系讲授网络行销课程。除了科技课题,比如搜索引擎、社媒、显示广告追踪等等,我也讲人性。班上的学生有四十来个,大三或四,半数来自电脑系,其他来自商学和文学系,外加几个欧美的交换学生。现在的年青人,在科技上一点就通,从小执滑鼠划手机长大。问谁看报看电视,没人举手,半个都没有。他们的资讯全从网络汲取,跟我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孩子一样。

谈到人性,学生们就一知半解了。当然,在那个年龄,对人的挣扎又能体会多少?然而,我还是孜孜不倦的讨论讲故事的技巧。科技如容器和通道,新时代渠道改变,故事仍是流通其中的最重要养料。人性也千年不变。

有一堂课,我请来一名旧同事,描绘网络中的黑暗角落。安娜在俄罗斯出世,儿时随原子科学家父母移居纽约,年长后在欧洲工作,近年在新加坡创业,离婚后与男友同居,两名女儿的父亲各有其人。还有谁,能比这名俄罗斯女子,更适合讲述网络世界的螭魅魍魉呢?

其实,网络欺诈的方式,东西方都大同小异,不外就是利用人的恐惧和盼望。男人爱钱爱女色,女人寻爱寻归宿。年纪渐长,都为健康担忧。只要掌握这几个要素,就能引君入瓮。当然,技术高超的,懂得操纵“我比他人聪明”的自大和无知,以及“我能比别人更早脱身上岸”的自私和无耻。于是,便有了“快速致富”、“灵魂伴侣”、“童颜巨乳”、“灵丹妙药”。Fools are born everyday。

最炉火纯青的行销,就像一本填色簿,只描轮廓,让顾客自己上色,以为那原本便是自己的idea。话不必说尽,画公仔不要画出肠。但凡高手,都领会留白的奥妙。你就悄悄摆上一副画布呀,让人们把恐惧和盼望都挥洒其上。


2017年11月18日 南洋商报《漫话人间》专栏

摄影:John Tyson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