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曼德拉

哈利曼德拉(二)

迷离地带

迷糊之中,我胡乱做了几个梦。起先,梦见上司在报告上划满密密麻麻的红字,狠狠掷在桌上,臭骂我一顿,说我做事死板无新意。骂到最后,他叫我滚蛋,由新移民桑遮顶上。我又梦见清清和阿末。美璇满脸都是泪,哭哭啼啼说:清清不上大学了,要跟着阿末去浪迹天涯,一个唱歌,一个绘画。画面一转,阿末变成秃头大肚的老头,色迷迷笑嘻嘻地说:我娶清清好不好?我保证她马上就可以乘商业舱,她的儿女一出世就升头等,不必像你,灰头灰脑奋斗半辈子。

正鸡飞狗跳,「砰」的一声,大震一下,我惊醒过来。

空姐掠过,说:「先生,有气流,快系好安全带。」她形容慌张,声调刺耳。也许因为灯光昏暗,机舱有灰黄老旧的错觉,她看起来老了几岁,胖了一圈。飞机又晃荡了几轮,终于回归平稳。我累得不行,很快又入睡。这次,一夜无梦。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被空姐摇醒,挣扎着睁开眼。她叉腰站在我面前,厉声道:「座椅扶正!我们即将降落!」我赶紧弄好安全带,一面狐疑,怎么连早餐都没上?飞机轰然落地,摇摇晃晃,戛然停下。机门嗡一声打开,乘客争先恐后下机。我一时搞不清状况,慌慌张张把报告、报纸和书本塞进公事包,仓皇站起。不一会,我已经跟一大群蓬头散发的人挤在接驳车里。

车门打开,乘客推挤着下车。我抬头,看到一个巨大的户外看板。整个画面,被一个奇特的面孔占据。那人明显是非洲人,却有东方男子的特征。他露出诡异的笑容。板上的标题是:

哈利欢迎你到南非

哈利是谁?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又一时想不起。

入境厅里,那人的照片无处不在。入境柜台坐着一个痴肥的黑人女子。我把护照呈上,她猛地盖上一个章,在护照里夹上一张纸,粗鲁地抛回给我。

我低头检视护照,戳印上的日期是:2014年1月9日。纸上也有照片,上书:总统哈利曼德拉,欢迎你来到约堡。下面一行血淋淋的红字:让我们一起捍卫南非经济奇迹。

奇怪!曼德拉还在当南非总统?他的名字,又怎么从「纽申」变成了「哈利」?从昨晚撞上气流开始,一切都不对劲。

我想起公事包里的报纸,赶紧抽出来翻到昨晚那一页。标题已经改变,赫然是:

新加坡前总理,纽申李,病重入院。

病重的总理,从南非换成了新加坡。况且,新加坡前总理的洋名不是「哈利」吗?为什么改成了「纽申」?

我环顾仿佛是迷离地带的四周,口中如梦呓般,喃喃地念着:哈利曼德拉,哈利曼德拉。

一下子,我全明白了。

物转星移,昨晚那一个气流,把我撞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在这里,两国的领导人,已经对调!

下一节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