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曼德拉

哈利曼德拉(三)

诗人和革命

我登时吓傻,想逃,却没处去,跌跌撞撞跑到机场大厅。眼前一片乱糟糟,人声混杂,一排黑人肩并肩提着接机卡。我定睛一看,一张卡上有我的名字:诗人梁晋文。我已无暇顾及那诗人的称号,一心只想赶快逃离这鬼地方。

我手微抖,指向名卡。持卡的瘦黑老者咧开嘴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

「梁先生,欢迎!欢迎!」

他自我介绍:「我是布里罗」,抢过我的行李,转身就走。我在后面气急败坏地追赶。他在露天停车场停下,把行李塞进一辆破旧马赛地的后车厢,打开前座车门。

我硬着头皮坐进去。两下子,车子开上高速公路,老旧的车子颠簸不已。我心乱如麻。

「电邮往来了这段日子,终于可以和梁先生见面,真是高兴。」

「嗯哼。」我装着若无其事。

他扭身打开前座杂物箱,拿出一叠油印传单。页首印有一个年轻人的照片,标题:「良心博客现身说法」。下半部是我的大头照和英文简介:

梁晋文,著名诗人。早年就读新加坡大学电子工程系,以第一级荣誉学位毕业,官至国家电脑局副处长。1998年,梁先生不畏权贵,勇敢揭露「电脑门」丑闻,毅然辞职。此后潜心创作,出版诗集「新加坡人」,描绘繁华都会里,在权威与经济夹缝间游走的小人物。

这份履历,一直到「副处长」那里,的确是我没错。然而,「电脑门」发生时,我显然没有秉承一贯的「委曲求全」,「顾全大局」,而是正义感过剩,选择了横冲直撞,从此,我的命运峰回路转。到最后,竟然当起诗人来了!

当诗人,是我原本的梦。可是 ……

布里罗打断我的思潮。「文学社经费不足,传单印得不够精美,还请梁先生不要见怪。」

「这次行程,真是好事多磨呀。政府那边尽力打压。幸好,最后关头有幕后人士赞助。」

「换作别人,早就打退堂鼓了。」布里罗干笑几声。「不过,梁先生不只诗写得好,胆识也过人。真是智勇双全呀。哈哈!」

「嗯哼。」

「但是,明天一定有便衣警察到场监视。梁先生处处小心就是了。」

布里罗好像在讲述一个政治斗争。在这场革命里,我是一个关键人物。

我得问个清楚。「我有那么重要吗?」

「梁先生同意出席讲座,让良心博客有了一个发声的平台。」布里罗干咳几声。「良心博客最近的言论,对总统很不友善。」他的语气瞬间变得沉重起来。「总统的名誉,对这个政府太重要了。」他一字一字的说:「必须不计代价去捍卫。」

我抽出护照里的欢迎卡。照片上的人向我微笑,面容中有曼德拉的影子。曼德拉的名字享誉国际,代表宽恕、容纳,还有仁爱。名字的另一半:哈利,却蕴含着坚定、雷厉,一种不达目的绝不甘休的决心。

哈利曼德拉,一个像神的名字。我怎么就跟他扛上了呢?

下一节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