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用导航仪回家

赖国芳

用导航仪开车回家,似乎不合逻辑。回家的路,闭起眼睛都熟了,难道“未认厝”,“头壳”坏掉了吗?

手机导航仪的流行有数大原因:(一)智能手机价格大众化(二)导航程序可免费下载(三)数码流量低廉或免费(四)可获取即时情报以避开塞车路段。第四点是关键。大马城市交通拥挤,大马人因此比新加坡人更先使用位智(Waze),塞翁失马,抢先学会了大数据的好处。

我在几个月前起,在新大讲授一堂数码行销课程,每周两天,在东部住家与西部校园之间往返。在交通尖峰时段,我按下手机触钮,对Siri说: Load Google Map,再吩咐谷歌地图:Navigate Home,谷歌小姐便会寻找最通畅的路,引领我回家。这项任务,“头壳”绝对敌不过电脑。人脑又怎能收集和处理瞬息万变的路况情报呢?另外,有了导航仪,陌生的地方,现在也去得了。这一年来,我在大马因此多赴几个约,多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近一两年,人工智慧的话题再度被挑起。1997年“深蓝”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2017年“阿法狗”把世界围棋冠军打得落花流水。其实,这二十年里,电脑领域的长足进展,多可归功于计算速度及记忆容量的提升。以前需3天计算的,现在3秒就行。阿法狗采用的数据分析原理和演算策略,数十年前已有迹可循,当时在硬件上无法实践,如今方可办到。对比爱因斯坦神人式的知识突破 (重力可以扭曲时空!),自不可同日而语。对人类行为上的冲击和改变,却是巨大且无可逆转的。

谷歌在数年前收购位智,将其融入本身的数据库。今早用餐时,手机传来谷歌的温馨提示:xx路出现阻塞,需45分钟抵达国大,请在10分钟内启程。谷歌提取我储存的日程,以手机所处位置进行全球定位,配合即时路况,便可断定出门的最好时段。然而,个人数据的大规模渗透,有时未免令人隐隐感到不安。

我上车滑屏,谷歌地图小姐清脆的声音响起:请左转,再左转,您会在8点50分抵达。比老婆还更淡定呢。


2017年11月5日 南洋商报《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