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曼德拉

哈利曼德拉(十)

跟神对话

我匆匆赶回新加坡。同时间,哈利亦乘专机来到。报上大幅刊载此则新闻。近年哈利已甚少出国,此次出访,官方理由为探访纽申李。当然,我知道他因何而来。我下了一步险棋,逼他出洞。如果哈利不择手段想取回小斧,上面包含的证据必定非同小可,在没取回证物之前,他不敢对美璇怎样。

我按照对方要求,孤身一人前往。会面地点是闹市的豪华酒店套房。

房门打开,大个子领我到客厅的长桌前坐下。另一端,是西装笔挺的布里罗。「梁先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他木无表情。「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呀。」我讽刺他。

「梁先生吃过树叶吗?」他阴森森地问。

「我在黑人贫民区里长大。三家人十四口,挤在只有一张小床的房里。我从出生起,在那个狗窝里睡了十六年。在一间小屋子里,八家人共用一个厕所,进出受警察监视,吃了上顿没下顿。活着连狗都不如,是什么滋味,你知道吗?」

「有一个夏天,我们肚子饿,几天没有真正吃过一顿。我和弟弟爬上屋前的大树,摘叶子煮来吃。晚上,两人腹泻,弟弟发起高烧。爸爸没钱带他去看医生,我们一点法子都没有。我亲眼看着他痛苦挣扎了几天,在妈妈的怀中死去。我的弟弟该死吗?梁先生,请问你,他该死吗?No!」

「哈利带来改变。人们有工作,不必住狗屋,生个小病不必死。这一代人要做的事,就是这个。」

「所以,我们就必须把哈利当成永不犯错的神来膜拜?」我责问。

「人民需要神,梁先生。如果人民没有神,国家就会崩溃,我们就得回去啃树叶。」

「可是,这个所谓的神,后来变成残酷无情,杀错许多无辜的人!」

「比起千个饿死病死的小孩,这个代价,我愿意付。」

我凝视这位曾经满怀理想,却已被收编的老战士,摇头叹息。

这时,一声苍老的咳嗽,从后面传来。哈利坐在轮椅上,被一群人簇拥推出。

我终于得以和肖像的主人会面。

这是一个老态龙钟且垂死的人,脸庞干瘦,眼眶深陷。然而,他的双眸仍然骄横的向世人宣告:我是这个宇宙的主人。

「梁先生,」他审视我,声音冰冷低沉。「后生可畏,江山代有才人出呀。」

佛语纶音,我在电视电台上听过多回。如今亲身面对,不由自主受到震慑,一时无言以对。

「我坐过二十七年的牢。」他缓慢地说。

「我以二十七年的牢狱,换回绝对的权力。我为国家奉献一生,无恨无悔。」

「那些关在牢里的人,你以为他们是笨蛋?他们在押宝。押对了,荣华富贵。押错了,愿赌服输。」他冷笑。「押宝的代价是什么,他们早就心知肚明。没有人强迫他们非赌不可。」

一片沉寂后,我回过神来。

「哈利先生,」我大声辩驳:「那个时代已经过去。」

「在那个时代,人民选择了你。但是,不管你曾为人民做了什么,你都没有为他们选择未来的权利!」

我逼视他发红的双眼。我再也不害怕,我再也不害怕。我才是自己世界里的主人。

哈利眼中的红光,如烧尽的炭,逐渐熄灭。

一群人破门而入。最先进来的是几个警察,接着是李卧虎伉俪,后面跟着美璇,清清和阿末。我拥抱美璇。她微微颤抖,但没有受到损伤。

带头的警察说:「布里罗先生,你涉嫌犯下绑架罪行,请回警局协助调查。」他转向我:「梁先生,您呈上的小斧已经交到国际刑警手中,目前正进行DNA化验。」

两周前,我把小斧藏在阿末的吉打外套里,让阿末到医院演奏时,暗中交给李卧虎。我冒了一个险:此事将在国际上卷起千层浪,身为国父后代,李卧虎可否愿意让小国承受外交风暴?谢天谢地,我没有看错人。李氏夫妇在了解事情原委后,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刑警一直在暗中保护美璇和清清。

哈利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的一世英名,已经毁于一旦。

在警察带走他前,我问他:「哈利先生,在这场政治博弈里,那位牢狱警卫,连一枚小棋子都算不上。你为什么需要亲自提着小斧去审问他,因此留下血迹?」

哈利的身躯卷缩在轮椅上,声如蚊鸣,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答案。

他本来就不是神。

他也有仇恨。

一个有仇恨的人,必定留下痕迹。有一天,必定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下一节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