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曼德拉

哈利曼德拉(十一)

还乡应断肠

楼下,媒体记者把酒店层层包围,镁光灯闪个不停。我们被护送上警车,摆脱追问。警车开动,我的心头卸下重担,握住美璇的手,感觉很安全,眼皮渐渐重起来,睡着了。

霍地,警车好像撞上了什么,猛烈地摇撼。我大惊 ———

又回到了新航的商业舱。

我陡然坐起,六神无主。周围一切都很安详,隆隆声低沉迴响。空姐走过,轻声问:「梁先生,需要喝点什么吗?」

「我们在哪里?」

她妩媚地说:「再过两小时,我们就会在约堡降陆。」

我起身前往厕所,用冷水撲面,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镜中,容颜未改。

我打开厕门,差点撞上那位少女。她刚哭过,脸上有泪痕。秃顶老头在座位上,怒气冲冲。两人好像刚吵过一架。中年专业人士的电脑搁在一旁,领带卸下一半,手搁在头顶上方,仰身昏睡,像垂死的困兽。两个得天独厚的孩子仍在打怪兽,荧光映在他们木然无生气的脸上。

我回到座位,环视这冰冷尊贵的前舱。

忽然,一切都清楚了。

其实,我并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我现在所拥有,这历经千辛万苦,几许不堪,所换回来的东西。但是,我也害怕失去这一切。

我们穷得只剩下钱。生命中没有诗,在心爱的人面前,只剩下沉默。我想起上司撇责时的嘴脸。别人施舍给我的,他随时可以拿走。

我恻然。

飞机即将抵达南非。在那个遥远和伟大的国度,一代巨人曼德拉,行将离世。在我身后,万里之外,是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一切都维持原样。世界能改变吗?

也许,一切都由一个梦开始。

座袋里有工程报告和宋词。郑重考虑几分钟后,我决定先读宋词。

我伸手拿书,一不小心,书掉在地上。我把书捡起,刚好翻到一页,上面写着:

未老莫还乡,还乡应断肠。

(全文完)|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