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曼德拉

哈利曼德拉(五)

垆边人似月

我们抵达酒店。布里罗交给我一大叠资料,叮嘱好明早接我的时间,就走了。

我到房里放下行李和资料,忽然想起家人。我拿出手机,发现通讯录没有改变,迟疑了一会,决定拨通家里的号码。铃声响了许久,没人接听。我的心砰砰跳,正想挂断。

「喂?」是美璇的声音,她有点气喘。

「嗯,哼,」想起上机前的小口角,我一时说不出话。

「文?是你?你到了?」美璇不露端倪。

「哦,是的。你,好吗?」

「我刚从外面回来。你呢?」

「我很好,嗯,很好。清清好吗?」

「她还在学校。」两人静默了一会。她说:「你听起来怪怪的。没事吧?」

「没,没。我只想知道你们安好。」

她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我的心一动。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到这清脆的笑声了。

「没事就好。」我说:「你去忙你的。待会再谈。」

「OK。你也好好休息。Love。Bye。」

美璇的声音婉转动听。家人都还好,我松了一口气。此时,我莫名其妙无可救药地想念着她们。如果双臂长了翅膀,我立马就飞回去。然而,我被困在这里,一个时空颠倒的地方。

南非的故事已经颠覆, 那么,新加坡呢?我开动电脑,在搜素引擎上敲入「纽申李」几个字。链接很多,我点入详读。

纽申李是新加坡开国总理,十年前交棒于柯之樑,从此不问政事。儿子李卧虎远离政治,为国际知名数学家,妻子洪静宜是业余小提琴手。照片上,李卧虎配戴黑框眼镜,恬然淡雅,与世无争。妻子长发披肩,美丽娴静。

我再搜索「电脑门」。事件背景跟我熟悉的一样:我代表电脑局,协助印尼政府推行一件庞大的电脑工程。期间,我发现有高官为获取回扣,泄漏工程招标资料。事情盘根错节,牵连几名政坛新星。上司说:兹事体大,没有足够证据,别淌这浑水,静悄悄走掉就可以了。

然而,在这个平行宇宙里,我发挥了诗人本色。我没有退缩,顶住压力,毅然上报。数人因此下狱。不久,我挂冠离去。

自己的生命轨迹,居然还得借助搜索引擎来寻找,真是诡异。我的脑袋嗡嗡响,好像要爆炸,灌下一瓶啤酒,扑倒在床上,昏睡过去。醒来时,已是当地时间下午三点,肚子饿得要命,到楼下餐厅草草吃了一客三文治。回到房里,又想起美璇和清清。

这一次,我想看一看她的样子,决定用电脑上的视频通话软件。

另一端,视频打开,美璇的影像逐渐凝集。我大吃一惊。我注视熟悉又陌生的妻子,从来没发觉,她如此美丽。

「文!」美璇很高兴。她刚起床,慵慵懒懒,有点撒娇的样子。我一时结巴,像初次与她约会。

半晌,我回过神来,微笑说:「见到你真好。」

我们谈天,起初有点腼腆,结果聊了很久,如初恋时煲电话粥,什么都没谈到,又谈了很多。

我仔细观察美璇。她的眼角有细纹,长发随意盘在头上,几丝白发偷偷溜出。岁月没有忘记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却善待她。

我们聊起清清。美璇说昨天阿末举办新歌发表会,清清去了。李卧虎伉俪也在场。李太太专攻古典音乐,对年轻人的音乐也感兴趣。

讲到这里,清清走过。

「爹地!」清清很兴奋,坐下来,滔滔不绝讲述卧虎伉俪的事情。李先生斯文儒雅,太太温婉可人,对两个年轻人鼓励有加。清清对两人赞不绝口,好像认识已久的知己。她指手画脚,又回复到小六会考前那种活泼,久违了的样子。

我兴致勃勃地跟清清聊音乐和绘画。一切都很自然。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在骨子深处,我本来就是一个浪漫的诗人嘛。

下一节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