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关于猫狗的二三事

赖国芳

周日清晨,在吉隆坡斑鸠草场附近,跑完一场山路崎岖的半马拉松,越过默迪卡广场返回酒店。休息一会后,到中央市场取车,准备到文冬。刚踏出市场,我的脚被美丽的方砖图案吸引,忘记了疲惫。

文冬原来就在都城脚下,穿越一个隧道,翻过几个山头就到。《我的太太和她的跛脚猫》刊出后,反应热烈,网上有很多留言,以及猫狗的可爱小图。一位读者发来的照片,却很另类,都是瘸腿的狗、瞎眼的猫、血肉模糊的动物。我们在网上交换资讯,得知文冬有一个民间流浪猫狗收容所。今天,我开动导航程序,便寻到山城来。

文冬的这几位女子,把救助流浪猫狗视为己任。除了每日喂食,也疗伤和找人领养。其中一位租下毗连空地的房子,建造隔栏,辟作临时收容所。食物和医疗所費不貲,她们四处寻找赞助,用自己的薪资来补贴。

这样的义工,并不是人人都赞许。有居民投诉猫狗潜入屋中偷吃便溺,认定喂食吸引更多流浪动物前来。有人来电指示她们清除附近游荡的动物,或直接把猫狗装在纸箱载到门口。更甚者,亲自下手毒杀。不大不小一个文冬,担子可不轻呀。当财力时间已经捉衿见肘,再送来一只受伤的动物,她们该如何应付?「它既来到我眼前,我便尽力。」

商谈后,我们决定专注国际公认的「捕捉、绝育、放养」计划:捕捉流浪猫狗,施于绝育手术,再放回原区给予有纪律的喂养(不留下残余食物)。比起射杀,此计划更为人道,因为射杀造成真空状态,吸引新一波流浪猫狗进驻,徒增杀戮,问题却无法根除。绝育后的猫狗性情温驯,不会叫春、厮斗、繁殖,为社区带来可持续的好处。

我将利用读者平台,收集并发布各地区「捕绝养」的资源和资讯,让义工可以联络互助,把种子从文冬散播出去。

谈完这事,我和这几位新朋友告别,到市区游荡,看了几幅文冬姜和榴莲壁画,了解附近的新村历史。黄昏时分,我驶入长周末返回都门的车龙。苍茫的暮色里,车尾红灯明明灭灭的闪烁 —— 几个小时前,我的脚还踏在中央市场美丽的地砖上呢。真是:恍若隔世。


2017年10月2日 南洋商报《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