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歌语 诗和歌

麻雀衔竹枝

梁文福 - 一鸟在手

赖国芳

如果说罗大佑是暴雨狂风,雷霆万钧倾盆泻下,梁文福就如其代表作《细水长流》,潺潺流淌,儒雅温柔。

80年代初,新谣在初级学院萌芽。当时,梁文福在华初,巫启贤在裕初,我在国初,都不约而同的提起吉打,唱起自己的歌。84年,《明天21》面世,新谣在狮城渐成潮流。

当时,新加坡政府正如火如荼改制教育,在81年兼并南洋大学,87年纳华文中学入英文主流。华校曾是左派政治的大本营,末代华校生成了新谣主将,处境颇为尴尬。新谣方兴未艾时,梁文福的《麻雀衔竹枝》含方言歌词,触了「讲华语运动」的忌,被全面禁播。

《麻雀衔竹枝》有广东歌词「我阿爹系海山街住过」,福建「我表兄金山回来咯」,写二战轰炸、霸王车、女皇镇、四马路神庙,新加坡味十足。副歌如是说:

我们这里是新加坡
我们都曾一无所有过
现在拥有的不算什么
但是比别人珍惜得多

在新加坡的政治土壤上,梁文福没有长出罗大佑的反骨。他珍惜手上所有,一鸟在手胜于两鸟在林。麻雀衔竹枝,还是衔回家更实在。

80年代末,梁文福与其它新谣人,搭上华文歌曲区域化的便车,在幕后为海外歌手打造金曲。他为三毛谱《说时依旧》,倾吐怨妇情怀,柔软纤细。同时期,罗大佑以另一怨妇张爱玲为背景,谱气魄雄浑的《滚滚红尘》,刻画「尘世转变的面孔」,和其后的「翻云覆雨手」。

《我从东岸走向西》是梁文福最逼近时代剧变风暴眼的作品。吹口琴的老汉/在实龙岗路游荡/吹奏一首失传的旋律 -- 令人屏息期待。买鱼的人群围观/操刀的手熟练/那鱼鳞洒了满地,唤起《鹿港小镇》式的悲凉。可惜,副歌急转直下,切换到「三轮车跑快哦快哦快」,老太太被载走,从此再没回来。

三十多年后的2015年,新加坡建国五十周年,李显龙总理在国庆献词中,哼起《细水长流》。自此,末代华校生被招安,新谣纳入国家意识主流。一时间,新谣演唱会如压抑多年的同学会,此起彼落。嗣后,重回体制的梁文福,为节节败退的联合早报谱《找回那感觉》,欲借主流媒体和实体书局之力,强推《我听到天开始亮了》CD。如今,激光播放机已不是电脑标准配件,家中的CD机早已蒙尘,主流实体可力挽狂澜?令人纳闷。

也许,就如《找回那感觉》歌词所说:没有欠缺,幸福便成了缺点。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李富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