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歌语 诗和歌

麻坡的华语

黄明志 -癫马行空

赖国芳

如果说:罗大佑穷一生追求空中翱翔的大鹏,梁文福的麻雀把竹枝衔回了家里;那么:黄明志手中仅有的那只鸟,已被他在盛怒时捏死。

黄明志于1983年在南马小镇麻坡出世,和罗梁两人差不多相隔一代。在这一代里,马国的政治和族群局面,愈形严峻。同时期,华人电影的英雄形象,从顶天立地的李小龙,过渡到成龙漫画式的小人物,再蜕变成周星驰的无厘头小丑。这是一个盼望被扭曲,价值观混乱的年代。这样的社会出不了乔峰,多的是韦小宝。

黄明志在台湾工读时,带着自录卡带投石问路,尝过多家唱片公司的闭门羹。05年,Youtube崛起成为非主流传播渠道。06年,《麻坡的华语》视频面世,在网上迅速流传。黄明志以Rap为载体,采大量地方化语言,掺杂马腔华语、华南方言、马来语,歌词影像不避粗俗,一炮而红。

网络作品百无禁忌,不到两年,黄明志便因涉嫌侮辱国歌而触及政治地雷。《Negarakuku》讽刺警察贪污、公务员工作怠慢、种族政治、人才外流等等社会怪象。之后,黄的争议不断。08年在母校中化中学取景的《丘老师》含猥亵影象、09年以粗言秽语问候國能、10年呛种族论国中校长、11年与Utusan争吵。接着,他辱骂林丹、成龙、阿嬌 …. 黃明志的嗔愤,如马国民怨般泉涌不绝,似乎也不选择对象。

这类跟世界比中指的态度,在14年的《你不红》表露得淋漓尽致。年轻网红对批评者嗤之以鼻:「我写的拍的说的你不认同,却不停不听不断地缠着我」,像「鱼缸里的金鱼」。然而,「我红,你不红!」「你在说什么?」,跟着是梦呓式的 Momomomo …,为众网红的贫乏词汇埋下伏笔。

黄明志才华横溢,作品紧贴地方特色。《咖哩咧》取淡米尔舞曲特色,《泰国情歌》富暹罗凤情,《学广东话》接香港地气,《咱是好兄弟》台味道地,《爱我的钱》和《飆高音》对大陆怪象极尽嘲讽。他也精于剪辑视频,能重叠意象,精准传达信息。可惜,这些都被他招惹出来的嗔睨和愤恚所掩盖。喧嚣过后,留下来隽永的作品不多,或许只有《心爱的人》和《如果都是天意》。

罗梁黄三人,处台新马三地,人生轨迹与个人气质,皆被政治与社会环境所塑所限。罗大佑如野马,幸得足够宽广的草原奔驰。梁文福最终住进了贵族马廊。黄明志是否注定要做一只癫马?06年,他在《我还是我》里如是表白:

这条思路,是老天送给我的礼物。
我有我自己的梦,自己会走,就算再寂寞。

2016年,《Oh My God》涉嫌汙衊宗教。随后,他对《星洲日报》爆粗口。

同年11月,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世代疯癫,我们且拭目以待。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李富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