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游记

一生缱绻夕阳红

第二日黄昏,我循原路,慢跑至汉江边。那时,夕阳正缱绻,丝丝缠绵,剪不断,理还乱。我的编者朋友啊,是否独自站在小桥上不回家,任凭寒风吹满衣袖,直到遥远的平林,月亮缓缓升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