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中人生 诗和歌

学唱囝仔歌

《炮仔声》

赖国芳

朋友的独生女儿到英国升学。出发前几个月,她已经开始倒计时,在脸书分段上载女儿成长的照片,从婴儿期起,到孩童、小学、中学、教会、大家庭合照、第一次舞会 …..。到了出发的大日子,少不了许多送行的照片。接下来,每几个小时都更新动态:女儿在杜拜转机、在英国降陆、终于抵达目的地。网络时代呀,不比从前。湮藏在内心深处的思念和唠叨,如潺潺流水般向世人纷呈毕露。

现代人生育迟,孩子也少,空巢期来得较晚,但可能一次就过,触目惊心。我两个孩子都进了大学,但都还留在身边。待有一日他俩离巢远去,妻子和我该如何自处呢?

孩子长大的过程,时间越久远,记忆反而更清晰。22年前,在产房28小时的折腾后,首次看到儿子的脸,我第一个反应是:天啊,我做了什么?

接下去数年,许多瞬间的色彩、触觉和气味,恍如昨日:

七个月大,北美第一个春天。红花,绿叶,蓝推车,小黄外套。
两岁,为他穿泳裤。他脸上露出灿烂笑容,说:swimming!
他三岁她一岁,他洗车,全身湿透。妈妈抱住她,美不胜收。
六岁,麦当劳早餐,他听到广播音乐,宣布:Vivaldi。
他七岁她五岁,在雪尼蓝山,他们为蝸牛取名。
六岁,她把Oreo Toy遗留在荷兰的小旅馆,哭得很凄凉。
八岁,她喜欢小步跳。

不知怎的,一到他们十岁以上,映象就开始跳格,仿佛有许多焦虑穿梭其间,模糊了焦点。时间混混沌沌过去,直到一日,忽然惊觉,我的孩子到哪儿去了?这屋里好像住着几个陌生人。

做父母的,谁没有千错万错?只希望孩儿不要因为父母的失职,白走许多冤枉路。也盼,有日大家终究会明白起来。当年,我何时才学会替父母设身处地?屈指一算,这两个孩子,恐怕还得再等几年才茅塞顿开,便淡然漠然了。

江蕙的《炮仔声》,写一个出嫁女儿的心声。官方MV,西洋俊男娶东方美女。父亲说:我把女儿交给你了。里头有一段很美的歌词:

学走叫阿爸,学唱囝仔歌,情景恍如昨日啊。

比官方MV更真实的,是一个以《炮仔声》配乐,取名《小妞拜别父母》的视频,记录一个平凡人家重要的一日。

迎娶吉日,一家子欢欢喜喜地准备。新娘化妆,爸妈在旁帮着,也上香,祈福。到拜别家人时,新娘开始流泪。“哭哭哭哭,一直哭,在场的人也哭花脸”(新娘语)。青涩的新郎哥,看见岳父抽抽嗒嗒地啜泣,不知所措,浑然不知身边站着世上最美丽的新娘呢。

到那一日,我能像那位朋友一般冷静,一沓一沓上载旧时照片?难矣。我一定忍不住,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资讯:
《炮仔声》詞:黃士祐。曲:森佑士。


2016年3月24日 星洲日报 《曲中人生》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