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中人生 诗和歌

长驻我心

猫王皮礼士 《You are always on my mind》

赖国芳

老同学在聊天群组里发了这么一帖:

如果有来生,我不做你的红颜、
知己、爱人,不做你任何人,
我就做你手机。
每天把我捧在手里,放你唇边,贴你脸上。
匆忙间,若把我遗忘,
你会着急的四处找寻。
不是我粘着你,而是你离不开我。
你若欺负我,我便“当机”给你看!

那是从少女、少妇、到师奶,都一样的心情吧?

我回一帖:但是,一年半载后,新款式一出,他就会把你换掉!

所以,你还是做回红颜、知己、爱人,比较好。他换完手机,还是回到你身边。虽然,他老像漠不关心,若即若离。然而,有一天,他可能会唱猫王的《长驻我心》给你听。

歌曲起头便说:

或许我待你不够好,没有尽到本份。
或许我爱你不够,常忽略了你。

副歌如是继续:

许多应做的事,该说的话,
我老是没找对时机。但是,
你的身影长驻我心,
你的身影长驻我心。

猫王成名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属于我父母辈的偶像。他自创独特的扭臀动作,演唱时双脚不停抖动,把电吉打延伸成阳具恣情拨弄 —— 这在当时的西方社会,已算是极端的离经叛道。那个年代的东方年轻人,闭起门来开“趴地”,摇头扭腰,又是何等情景?我的想象,皆来自天映频道的“邵氏出品,必属佳片” 。

七十年代,猫王转移到赌城拉斯维加斯驻唱。这时,他已明显发胖,酗酒吸毒,生活糜烂。他在四十二岁去世时,资产岌岌可危。前妻Pricillia临危受命,把猫王在田纳西州的豪宅,包装成故居向公众开放,短期内取得巨额回报。我曾参观这个名为“雅园” (Graceland) 的白色庄园,由专人带领进入他的音乐室、卧房、吧台、台球室 ….,以及著名的丛林室。感觉上,猫王喜欢大红大绿,品味接近山寨土豪。他的死硬歌迷却把他封成神,庄园一角的墓地,摆满供奉不断的鲜花。

你若抽取猫王中晚期的演唱视频,会看见一个迟暮的英雄。然而,他的气场惊人,举手投足,处处展露王者气象,被尊称 “The King” ,当之无愧。

当他灿烂短暂的生命走到尽头,唱起:“许多应做的事,该说的话,我老是没找对时机”,是凄戚,还是淡淡的悔恨?这一点,走在时代刀尖的西方猫王,与含蓄木纳的东方男人,倒是十分相似:该说的话,总是说不出口,等到真相大白,几十年已经过去了。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2016年4月8日 星洲日报 《曲中人生》系列

资讯:
《Always On My Mind》词曲:Wayne Thompson, Mark James, Johnny Christopher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s》词曲:Paul Si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