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鼻涕大师

赖国芳

小一时有一名同学,老是挂住两筒鼻涕,垂下来又吸进去,垂下来又吸进去,悉悉索索,无穷无尽。他功课不算好,也不太坏。后来,鼻涕消失,他长得比别人快。到小四小五,身材魁梧,越发好勇斗狠,常与同学打架。我也曾受威胁,转校前后,都常避开他。听说,升上中学后,他亮刀子砸椅子,战绩更加辉煌。

三十多年后,同学们筹办聚餐,组建手机群聊圈。多年未见,大家有很多话说,手机叮叮响个不停。有一人署名“Master”,谈吐气度不凡。旁敲侧击,原来是鼻涕同学。同学打工多年后,访名师学风水,业余玩票,名声逐渐响亮,索性辞工当起大师。

那日,大师臂套念珠,慈眉善目,为聚会焦点人物。大凡同学会上被人簇拥的,不出两类人:有钱,有答案。有钱而言语无味,终究味如嚼腊;在焦虑的世代里胸有成竹,却会让人穷追不舍。大师有问必答,为众人指点迷津,举凡家居风水,保健养生,皆滔滔而谈。

席散,大师来与我握手。这次他没找我打架,而是要我名片。善哉善哉。


画:中华大师(朱明富

大师也得精通道德经,太極,两仪,四象,八卦,跌打,风水,五形学,最重要的还是品德,所谓为人不正者不教。一个架势就能判断一个大师的修行。

2017年1月7日 南洋商报《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