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小屁股沾染细沙

赖国芳

办公室搬迁,在角落处抖出一台旧萍果电脑,机龄超过15年,iMac G3,果糖型,乳白色。沉重,需双手拉抬。接上电源,居然还能启动。年轻的编程员啧啧称奇,掏出最新款式iPhone拍照,上载社媒。

这台电脑如胸口上的痣,乐趴(Lepak)多年,即丑又无用。不舍得丢弃,因为它锁牢了几十张照片。

十多年前,数码相机兴起,相片皆输入电脑。最珍贵的一批,是一家人在巴黎度假的留影。那时,儿女分别9及7岁,在夏季里着艳色小外套,神情鬼鬼。后来,电脑发生故障。当时没有云端库存,除去曾经打印出来的几张,其余便掉入无底洞。苹果维修部虽能抢救部分硬盘,照片仍不见天日。多番尝试,终于放弃。电脑却一直留住。

今年夏季,我因公务到巴黎。公余,到罗丹馆,重访“沉思者”,新识巴尔札克。一路寻去,找到那个夏季下榻的民宿。门口的老教堂,有一排秋千,一片沙地。十几年前,两个小屁股曾经沾染细沙,蹲坐在那里掘坑。长椅上,法国情侣拥抱接吻。对街有鲜花店,斜阳夕照,色彩斑澜,如一副油画。


图:经编程员抢救,鬼鬼神情重见天日。

2017年1月21日 南洋商报《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