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 读者活动

祖父和祖母的话

 

祖母 Frame

小时候,我祖母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莫晒日头啰!(祖母4.03言

你的祖父或祖母,常对你说而让你最怀念的话,是什么呢?

 

吃人一碗饭,头发毛畚人扯到烂

客家话。凡事莫求人,会看到很现实的一面。(Fee Khoon Phoong,祖母)

你要学会吃辣

我的父亲是从中国漂洋过马来西亚的,因为这句话,所以我才开始尝试吃辣。也因为这样而开始经历人生的甜酸苦辣。父亲在我很年轻时就离开人间了。(Alice Lam )

莫去晒日头

婆婆说日头正中好毒啊。(Hui Lin Lim

吃粥 ” 兮兮 “呢

* 兮兮 ~ ( 潮州话~第四声。)。慢慢的意思。因为潮州人都吃粥,通常都热呼呼的。提醒我们吃粥时,很烫。要慢慢吃 ! (Tang Sally,祖父)

奴啊

我的阿嬤,只要見到我,就會輕喚一聲「奴啊」….這是小時聽到的最親切的潮語,千言萬語都不及這兩個字。(Goh Ngee Hui

我心肝我肚滴

外婆的口头禅。(Lian Hui Ong

有功者留饭不留菜,无功者饭菜不留!

小时候,在外头玩到过了吃饭时间,回到家嫲嫲一定会说。(Steve Yong

你地依家唔听我講話,以后你地大個就知價銭叻。

我最怀念祖母對她两個孫女小時常説的廣東話。所以依家輪到女儿也引用來對她自己的女儿説同様的一句話。(Annie Chow

不好晒咁多日头,夜拉,返耒吃飯,如果唔是連飯煲都震賣,屎都無得比你吃。

舊時我外婆都是甘叫加。虽然外婆移民了几十年了,唸起耒重会眼濕濕,外婆,祝妳在过边过的好好。(陈景威

莫晒日头

是我小时候老是往外面跑的时候,外婆每一次对着我的背影喊的唯一一句客家话!我总是不顾而去!因为年纪小、玩心重!根本不懂的家人疼惜我们的心里 !现在想起来也是会很难过!(Cleo Voon

月光光,照四方

父亲早逝,当年我才两岁,弟弟还是遗腹子。母亲割胶养家畜,所以我们6个都是靠祖母带大。我祖母是典型的客家妇女,勤劳节俭。她最喜爱唱客家歌谣,印象中的有”月光光, 照四方…” 。当年年纪小, 我还常”胆粗粗地”用自行车载她到镇上买东西。祖母走時已是99岁,好怀念她。(Ooi Lian Low

还不回来,你妈妈要回来了!

妈妈回来,我不在家会被打骂。(芬 慕,祖母)

 

其他分享:

我祖母最最疼我,因为我小时很乖。她常常叫我和她扒背,她睡觉时,我就睡她身边,扒呀扒的,她有时已入睡,我还没。接着会给我—角钱!一角可买东西吃啰!读中学时,—回到家,她会摧我吃饭,晚上—人在厅读书,她会摧我早点睡觉。。。。。总觉得,婆比媽媽更爱我!更关心我!她爱叫我垃圾桶,总把她不捨得吃剩的好料留给我吃。。。。我阿嫲在天国三十多年,我还是常常想起她!(SiuKim Chan

可惜我沒有祖母,我父亲是從唐山过番耒砂拉越的,不过我有外祖母,外祖母很慈祥不会駡我们的,我好怀念外祖母及母亲。(Chang Su Ching

我记得祖母常講的—句客家话: 亜歪爰!我祖父常说的—句也是客家话:豈有此理!其實这句的意思是:那有这道理!(Alex Yee Hon Voon

我祖母每当煮芋头飯时,就想起在堂山,那晚土匪攻村,亚公扁担挑儿女,她提着锅芋头飯,死随死追死跟着丈夫儿女,又怨恨那双三寸金莲的死人脚。后来决定弃乡过番!(Chewlay Lee

我袓母己去世,但我现在还深深记得他的模样,假如他还在我还是会爱他,我会用轮椅推他去河边去看稻田,,去吃他喜欢吃的肉包和面,帶他去看星州看他的外孙,他一定会很高兴,可惜他不在了唉。(Ganleebee Gan

一臉慈祥的祖母照,让我想起洁白底蓝色人字,以前称它日本鞋的祖父,和坐在庭院前的祖母,一边筛米,咀里咕咕咕,一边把穀粒撒给鸡群啄,哈哈!也让我想起小时,最喜欢把银币包在手帕里,然后用樹膠圈绑起来,那时擁有两三角钱,是多么的高兴…..(Leong Soo Kheng

和祖母在一起的時光,都會珍惜。(Ak Chia

想起了外婆坐在屋外藤椅上,手摇扇子的时候⋯⋯ (Sharon Soh

我也好怀念我的祖母,她是一位非常好的袓母,從小她就照顧我们的起居。记得我们上小学時她時常会煮飯或粥然后走路拿到学校给我们几个姐妹享用。我们兄弟姐妹如不舒服都会找她。三弟說欠她一句
謝謝妳! (Agnes 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