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情是你的名字

梅艳芳/张国荣《胭脂扣》

纨绔子弟十二少和名妓如花谈恋爱,受到家人强烈反对。两人山穷水尽,相约吞鸦片殉情。如花先死去,在黄泉路上等待公子。等呀等的,他没依约前来,如花决定重返阳间查访。其时已过了几十年。在一对现代情侣的帮助下,如花终于找到十二少。当年玉树临风的公子,如今是个落魄糟老头,在片场跑龙套,还在发当主角的春秋大梦。

如花冷眼看他抽残烟、啃马经、打瞌睡、小便滴湿鞋,几十年的辛酸一下子涌上心头。她凑到面前,唱一节“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待他认出,便告别:

十二少,多谢还记得我。这个胭脂盒,我挂了五十三年,现在还给你,我不再等了。

老头瘸腿追出去,一边嘶喊:如花!原谅我!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献世!

当年,是富家公子先献尽殷勤去博取欢场女子的欢心。她既接受了,他为她离家潦倒,便成当然。她设计自杀,吞鸦片外还在他酒里下毒。他偏被救活,为何无胆量再死一回?那男人虽已为临阵脱逃受到了“苟活”的惩罚,她却没有带他走的义务。

这就是“恨”。你负情,我负义,绵绵无绝期。《胭脂扣》作者李碧华说: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蝉螂、蚊蚋、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爱情并不如想象中美丽。

《胭脂扣》电影在1987年推出,正值香港电影和流行曲的黄金时期。妖姬梅艳芳与哥哥张国荣的演唱已成绝响,“誓言幻作烟云字”,像火般灼热,化成萦绕心头的咒语。

两年后,同是李碧华作品改编的《秦俑》上映。里头有一幕《焚心如火》。

美女觐见皇帝。叶倩文先上场,翩翩芳华,十指轻弹。君王动心了,她唇边闪出一抹自满的微笑。众人豁然散开,现出巩俐,天生丽质,眉头轻蹙。那个宝座上的猥琐男人,口涏都快流出来了。美女一看,便知大势已去。唉!既生文,何生俐?

媒体把这部电影说成“大陆和香港电影人一次史无前例的合作”。焉知,两地美女所分饰的两角,成了两地影业的预言。

然而,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张爱玲:倾城之恋》。为要成全凡夫俗子似火焚心的爱恨,一个大城市也可以倾覆,更何况一对对卑微的男女?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张国荣、梅艳芳(绘图:朱明富


资讯:
《胭脂扣》词:邓景生。曲:黎小田。
《焚心如火》词:黄霑。曲:顾嘉辉。

2016年1月21日 星洲日报 《人生一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