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曲 诗和歌

大江东去

叶丽仪《上海滩》

赖国芳

大二时,我凭优越成绩挤入一家大品牌电子厂实习,被划进高科产品销售团队,研制整理销售数据的后台软件。团队里有几位业绩辉煌的销售工程师,非常风光,有一位正跟当红的电视花旦谈恋爱。他们个个昂首阔步,女秘书谓:“走路也有风”。那部门的总管,在我眼中简直是玉皇大帝了。一日,我上厕所,站在总管身旁小解。忽地,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他再厉害,也只能和我一样,一次尿一个缸。

那是成年后首次有“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的灵光一闪。当时我还没搞懂,什么叫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黄霑填词的《上海滩》,以苏轼《赤壁怀古》的“浪淘尽”为蓝本,用现代语言加以延伸。当时,无线视剧深入东南亚千千万万家庭中的录影机,似爱恨情仇入大江,一发难收。叶丽仪凭此曲奠定她在歌坛的地位。

在演唱会上,叶丽仪感激黄霑和顾嘉辉,为她写了一首好歌,让她在世界各地,“不唱这首歌就唔落得台”,“我真是好彩”。这里有两层功课。一:一生唱好一首歌就够了。二:对赏识自己的伯乐要感恩。

初中时,毛泽东逝世,报章大肆报导他的生平,我首次接触他的“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吟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热血澎湃,拍案而起。当时我对国共内战,文化大革命,皆一无所知,对唐宗宋祖也不甚了了,只觉其词琅琅上口,气势宏大。

中年以后,比较毛的“俱往矣”与苏的“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心有戚戚,心口有一点微微的痛。待更洞明世事,了解凡事无绝对,再读毛的名句: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只觉得,也是“合该”有他,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然而,到后来,此人也是“俱往矣”。那家老字号电子厂,近几年被网络新浪潮打得落花流水,几度裁员撤换总裁分拆业务,依旧无起色。销售冠军折折腾腾娶了女演员,大宴宾客,不久就离婚;他的自创公司挂牌上市,数年后又除牌。高楼起,高楼塌。一万年很长,何争朝夕?

最近,我在公司大楼碰见一名过气的政治人物。他是我物业主的董事主席,不时到这里开会,每次来都声势浩大,由司机驾着名车护送。业主是一家上市公司,我冷冷估算其年度营销与市值下降的幅度,这位仁兄看似一点办法也没有。今年,连他亲自开展的新业务也陷入困境,被逼与伙伴对簿公堂。凭良心说,这号人物,实在不怎么样。

我们在厕所里却身而过,发现他矮我一个头。他刚尿过的厕缸,现在轮到我。我回神一想,哎呀,我公司的业绩,今年也不怎么样。

滚滚长江东逝水,没有人能怎么样。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叶丽仪(绘图:朱明富


资讯:
《上海滩》词:黄霑。曲:顾嘉辉。

2016年1月23日 星洲日报 《人生一曲》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