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曲 诗和歌

绝代风华

邓丽君 《另一种乡愁》

赖国芳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刚从文化大革命的梦魇中苏醒。邓小平掌握权力,开始对这个庞大的国家进行经济改革。经过十年浩劫,人民渴望摆脱文革的粗暴,心灵贫瘠,久被压抑。这时,一位女子温柔婉约的歌声,悄悄在民间流传,仿佛要抚平十年的伤痛。她名叫邓丽君,来自海峡对岸。

邓丽君的歌声,最先通过台湾的电台广播到大陆。黑暗独室之中,许多人心惊胆跳调到“敌台”,偷偷享受滋润心田的声音。后来,她的录音磁带开始普及,人们大量转录。听说,当时婚嫁的彩礼,除了自行车、手表、收录机外,准新娘往往还要求邓丽君的磁带。人们戏称:“白天听邓小平,晚上听邓丽君”。那是“二邓领导中国”的时代。

邓丽君1953年生于台湾,12岁即发行第一张个人唱片,以清纯活泼形象定位。60年代后期,邓已红遍台湾及东南亚。70年代,邓以“空港”打入日本流行榜,并在香港发行唱片。此时,她发展出独一无二的邓腔。

“巨星”二字,不足概括邓丽君的万一。她算不上天姿国色,“美丽端庄”却当之无愧。她的名曲包括《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我只在乎你》、《又见炊烟》、《何日君再来》、《小城故事》、《在水一方》、《空港》,任选一首,在华语地区的影响力,无人能望其项背。

这里选择的《另一种乡愁》,日粤双语,录自80年代的现场演唱。邓丽君收发自如,酣畅淋漓。0:49,“啊-啊”,一般歌手必引腔高歌,她偏能把它收下,引人追思余韵。3.42,“星光引路”,转入高潮。3.58,左臂横摆,大将风范。4.01,香肩轻耸,仪态万千。结尾,“明日谁步过”?泉涌奔放,擎天一指,芸芸“偶像”或“巨星”,谁敢争锋!

1995年,邓丽君因气喘并发症在泰国清迈猝逝,享年42岁,震惊全球华人社会。

第二段视频《我的爱人再见》,录制于1976年,邓身材纤瘦,风华正茂。到了中途独白:再见了我的爱人,邓嘤咛一声哭了起来,随即泪流如注。她忆起英年早逝的初恋情人?“我的爱我相信,总有一天能相见”。唉。

这位美丽的女子,歌声贯穿大陆改革开放、柬埔寨种族灭绝、台湾经济起飞,大马2M时代。宋朝有井水处必歌柳永,现代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历久不衰。她的绝代风华,至今无以为续。

本文所提及歌曲视频

可点击此处观赏

邓丽君(绘图:朱明富


2016年1月18日 星洲日报 《人生一曲》系列

资讯:
《另一种乡愁》原日文词曲:谷村新司。
《我的爱人再见》词:文采。曲:平尾昌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