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萍水相逢的猫

赖国芳

在组屋楼下,猫好像很高兴见到我呢。

周日清晨,我常沿运河慢跑至东海岸,再折回。距离从8至15公里不等,视身体状况与心情而定。跑完后,奖赏自己一顿可口的早餐。最心仪是凤山小贩中心的几档,起跑前便按照目标里数,或抄捷径,或绕圈,总之跑到那里为止。

那处有几只猫驻扎,照例是贼头贼脑战战兢兢。有一只黑白相间,却常在我坐在矮石墩休息时来与我亲近。时日一久,我坐下喵喵几声,它就出现,跳上石墩,坐在我身边。居民走过,偶尔投来好奇的目光。其中,有去买菜的师奶,相扶持的老夫妻,也有涂着口红享受周休日的女佣。

小贩中心和湿巴刹连体,外围是邻里商店。三十年前我初到狮城,寄居的表姐家就在附近,但几十年来景色变化太大,我至今搞不清楚是哪座。邻里的人潮,却没甚改变。安哥安娣的服饰数十年如一,叫卖神奇拖不锈锅全能伞的仍是大马口音,不见新移民的身影。

我通常先买一杯少糖豆奶,补充水分。摊主夫妇一贯笑容可掬,不像轮胎店隔壁的师奶,老是嫌弃我的十元钞。(出去慢跑,我只带一张钞票,难道还要带备零钱不成?)早餐是无糖咖啡丝,烤面包再加两个半熟蛋。常去光顾的摊子是母女档,女儿大概未到二十岁,眉清目秀,应只是周末时来帮忙。大约一年前,招牌上的菜单大幅修改,套餐消失了。仔细一看,装着胡椒粉和酱青瓶子的塑胶容器还在。原来,套餐只招待熟客。

半熟蛋的流程清楚,先设定闹钟,再放入鸡蛋,4分钟后来取。鸡蛋含胆固醇,以前医学界劝说少吃,最近好像又无碍了。我撒入胡椒粉和酱青,想重现小学时,爸爸在上学前弄的半熟蛋。那味道却无法复制。就如挨在他身上听他讲儿童乐园故事的体温和体味,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有几次,摊子没开,我转到后面要同样的套餐。那老妇唠唠叨叨,不停数落她的丈夫,把鸡蛋丢进滚水就气腾腾递来。我可掌握不了火候呢。末了还是倒回辣妈辣妹摊。秀色可餐呀。

就这样,一个平凡的早晨,我和萍水相逢的猫,并肩坐在组屋石墩上,静看红颜流逝。


老人与猫 (朱明富

2-catandman-color-print

猫停坐在老人肩上,百无禁忌。老人凝视猫,猫向读者回眸,仿佛进行一场无声的对话。茂密的树叶为他们遮阴。树叶以水彩挥洒,老人和猫以美术钢笔绘就。

2016年8月6日 马来西亚 南洋商报 《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