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画 漫话人间

老人衫

赖国芳

邻里摊贩摆卖老人衫,3元一件。现在大概很难找到如此便宜的衣服了。

吾友汤玲玲研究社会老化,50岁时发表新书,纳闷:上辈人何时决定穿老人衫?也许,就如大海里遨游的三文鱼,一日听见原生溪流的召唤,知道时候到了,便把衣服藏起,欣然(或无奈)变装。汤教授一身淡雅,自然难与老人衫扯上关系。

上代人早熟早婚,有些女士没到40,孩子已经成年,老人衫上身。红楼梦里,李纨衣饰简朴清素,不施脂粉,与姑娘们的艳丽成对比。李纨是寡妇,心如槁木死灰。老人衫也一般意思?它虽也印上红花绿叶,却不复有发芽茂盛的生机。

太太在摊贩前眨眼,说:这衣服既经济,又不必天天为款式操心,不如我也穿?我想:现代人60岁还努力当冻龄美女呢,别吓我了。


时间冻结(朱明富

5-%e8%80%81%e4%ba%ba%e8%a1%ab

少女十八怀春,未曾思想年华老去。此三维画作采实验性前卫风格,将老人衫与未来建筑重叠。在炫目声光前,衣和人皆瘀滞,即将落入遗忘的深渊。也许,这是未来博物馆的一件虚拟展物。

2016年9月24日 南洋商报 《漫话人间》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