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快餐店

很多年前,当我还是个甘榜男孩,爸爸带我们到吉隆坡度假。那时,从北马驾车到中马,需时甚长,分成两天,中途在怡保过夜。沿途景色,从稻田变成树胶园,又转成锡矿场,油棕园。最后三十里路,蜿蜒穿越浓密的树林,仿佛永无尽头。忍不住要打盹了,霍地翻过一个山头,繁华的首都出现在眼前。

我们住在舅舅家。一夜,妈妈神秘地说,他要带我们到一个很酷的地方(当然,她没用到“酷”字)。原来,我们去A&W,全马第一家汽车快餐店。舅舅请我们喝Root Beer,吃薯条,分享城市人的时髦。Root Beer和啤酒有何关系?当时没人能解释清楚。

多年后,公司在八打灵的办事处对面,也有一间A&W。它拘谨地坐在轻铁站旁,被崭新发亮的华厦包围,显得有点落寞。我每次经过,都不禁要去掀翻记忆的桶。这是当年那间吗?当地同事说,几个月前,听说要关了,忽然排起长长的人龙,一直到深夜2点,为着再尝一次那似酒非酒的滋味。


回忆的蓝海 (朱明富)

3-boyatanw

在回忆的蓝海中,舌尖蠕动的男孩,双目充满期待,正准备品尝那解渴的甘甜。作品采通俗艺术(pop art)画风,呼应现代流行的转瞬即逝。

2016年8月27日 南洋商报 《漫话人间》专栏